> 菊花茶文学 >
栏目列表

第二杯水的菊花茶

来源:网络 作者:辞幻心 发表于:2009-10-30 21:51 点击: 查看评论
第一,你家的厨房里有菊花茶,还保存的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个爱喝菊花茶的;第二,你吃菊花煮的粥没什么反映,应该对菊花茶不反感的;第三,你第一口就能喝出这杯菊花茶是第二杯水泡过的,可见不一般了。

老天从不眷恋含泪的云朵,所以天空才会下起雨来!

洋离开之后,我便迷恋上了咖啡。
咖啡是洋喜欢的,不加伴侣不加糖的那种。

洋走后。我就形成了习惯,每天喝洋喜欢的那种黑咖啡,每周五去酒吧泡吧。
这家酒吧很特别,就是有各种茶,每次去我都会要一壶乌龙茶,只是喜欢那样的味道。尔后就是完全沉醉。夜深,喜欢酒吧的神秘和忧郁,就如同心境一样,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让自己的心境找到平和,是洋离开以后的第一次平和,所以我每周都去酒吧,只是为了那样一种平和的感觉。
看着忧郁灯光下的人们,听着忧郁的歌,这才符合我的心境,才让我得以舒服的呼吸。选择角落的桌子,只是希望自己的这种幽静不被打扰,一口口,一杯杯喝着这壶乌龙茶,什么都不想,只是听着忧郁,看着忧郁就已经足够了,我要得并不多。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,还将继续这样的日子吧。
言拓,坐在我前面的和我一样大小的方桌上,一个人,也是喝茶,但是他喝的却是菊花。看着玻璃杯里朵朵绽放的菊花,我的心慢慢的开始回到过去。
菊花茶,本是我喜欢的,更是洋帮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想到洋,我的眼睛开始迷离,开始模糊…..
“能坐在你旁边吗?”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忆,那个男人,已经坐在了我桌子的对面。
他笑,笑得很甜,有一点点像洋,所以我没有说让他离开。
“你不是已经坐下了,还问我!?”我有一点点生气回答。
看他的脸,清秀又不失稳重,俊朗又不失涵养;看他的穿着,轻松而不失干练。的确从外表看他应该能算得上很优秀,可是,我的心中已经被洋占满,如果我还是以前的,我绝不可能放过这样一个人,至少我会去了解。可是现在,再好的男人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在心里有丝毫的动触。
“服务生,再拿一杯菊花茶,要第二杯水泡过的。”
“第二杯水?”
“是的,第二杯水,菊花茶只有第二杯水时,才是最好的味道。第一杯不能喝,太浓,也不干净,第三杯又太淡,没有味道。”
服务生端来茶,放在他的旁边,他轻轻的端起放到我的面前。
“尝尝吧,这家酒吧的菊花茶可以顶上茶吧里的。而第二杯水的菊花茶会更美味,半年来你总是喝乌龙茶,该换换口味了,怎么样?赏个脸吧!”
“对不起,我不喝菊花茶。”我用冷漠的言语拒绝身边的男子。的确,他够特别,单以男人喝菊花茶就已经不同了,而只喝第二杯水的菊花茶,更是特别,可是不管怎么样,我今天已经给足了他的面子了,坐在我的桌子前我就不想再让他来给我做决定我该喝什么。
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,无聊的男子在我面前,请我喝红酒,或是给我点歌之类。可是今天对言拓我已经是很客气了,至少我没有开始就拒绝或是开始就买单离开。
“那好吧,改天有时间单独请你。”他听了我的话,愣了一下说。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我会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他,尽管只是一杯菊花茶。
“我叫言拓,改天你心情好了,我再来和你聊。这是我的名片。”放下名片他转身离开酒吧。
“言拓,中天软件营销部经理。”果不其然,他真的是很有才华又很出众的,中天公司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家软件公司,固定资产就有几亿。
夜已经深了,起身离开,走出酒吧随手将名片扔进垃圾桶。这一切都与我没有关系。我只有我的洋,心里没有什么可以占据。就算是他再优秀也没有用,他出现的不是时候。

回到家,冲了一杯咖啡,夜深,总是睡不着的,那么就让自己更精神些吧。走到电脑前开始了我的日记,自从洋离开以后,我就有了习惯,就是将思念以日记的形式来表达。我总是想,如果思念可以记录在纸张上,或许那思念在我的头脑中就会淡一些,痛就会少一些,可是我错了,因为半年来的习惯,已经让我更加无法忘记洋。日记只是一种形式,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写了,我想我会真正的失眠,我总是以日记的形式来表达我的思念,我希望离开我的洋,能听到我的思念。写完思念,就像给洋打了电话一样,我便可以安心得睡去,否则我是睡不着的。
端起杯子,喝了口已经冷了的咖啡,浓浓的苦涩将我的记忆带到了从前。

我自己经营一家广告公司,规模不大,但是每年的收入有几十万,足够我自己的开销,公司是我和洋一起创办的,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很是辛苦的,一步步过来,看着洋的喜怒哀乐,看着他每天晚上不顾困意的作广告创意,看着他的辛苦,我怎么能不知,白天我们一起跑厂家,争取让更多的厂家信任我们,的确洋的创意是独一无二的,在学校的时候,他的设计就已经在艺术系无人能比了。我们一步步将公司创建起来,同样每晚的工作也让洋养成了喝黑咖啡的习惯,单为提神。
当时看着他如此辛苦,我都想不干了。
“凭我们两个实力,在任何一家大的公司都能找到合适的工作,足可以过上优越的生活,何必如此劳苦呢?”
“再坚持一下就好了,我们有了自己的公司,赚好多的钱,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,我现在的辛苦只是暂时的,你不要担心我。好好工作吧。我们的明天是光明的。”说完还给我会给我摆个胜利的造型。没办法,其实我也知道,到现在我们只能坚持下去,我们必须好好努力的作,还上贷款,才能有我们自己的收入。可是我真的是心痛我的洋。
我们不知道这样子工作了多少个白天黑夜,直到有一天洋离不开黑咖啡,也直到有一天我可以喝出第一杯和第二杯菊花茶的区别。一切都在漫长的点点滴滴中形成了习惯。
公司渐渐好起来了,开始盈利,开始有固定的客户,深夜不用怎么加班,我们有自己的员工,自己可以轻松一些,但是洋却还是在深夜喝上一杯黑咖啡,同样也为我沏好一杯菊花茶。
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每晚上几乎都要加班。洋买来咖啡,用来提神,但是却给我买来菊花茶。他说女人喝菊花茶比较好,喝咖啡对身体不好。于是每天晚上都是洋动手沏一杯咖啡喝一杯菊花茶。开始的时候我总是争着要喝洋的咖啡,后来觉得太苦了,苦得难以下咽,就安稳的喝我的菊花茶了。
每次我躺到床上,看着他在电脑前工作,然后端来咖啡和菊花茶。我渐渐喜欢上菊花茶,淡淡的清香,很美的感觉。可是自从和洋一起养成习惯以后,我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迷恋菊花茶的,才知道菊花茶的味道原来是越喝越美,我总是说:“洋,你沏的菊花茶比我自己沏的好喝。”洋只是笑过:“老公的手艺好啊,你好好享受吧。”接着继续工作。我在一旁有时候也给他出点子,有时候他还夸我的创意好呢。那段日子辛苦却无比的美丽。
直到洋离开,我才知道原来菊花茶也可以这样难喝。
才知道,原来每次洋给我端来的菊花茶都是第二杯水的菊花茶。第一杯水每次到掉,而我要第二杯茶的时候,洋会从新给我沏一杯,这些我却全然不知。
直到洋离开,直到我将味道不同的第一杯菊花茶喝光,直到我倒了第二杯水。我才恍然明白,原来洋每次给我的菊花茶都是第二杯水。
后来我才知道,菊花茶,第一杯水洗茶最好,而第三杯水茶已过味,一些菌类已经开始活跃,只有第二杯水的菊花茶才够纯够香。直到我明白这些,明白洋的细心,明白洋的苦心,我就再不喝菊花茶,开始喝洋喝的咖啡。因为我总是大大咧咧的从不会在意这样一个细节,所以在以前我喝的菊花茶都是很随意的。直到洋离开,我才明白原来第二杯水的菊花茶,我难以抗拒。可是我必须抗拒,因为我不能用习惯来提醒我洋已经离开,所以开始喝咖啡,第一口,第一杯的喝,苦涩却可以提神。
所以我就真的迷恋咖啡了,可是我还是会偷偷的在周五的晚上去酒吧喝茶,只是我不喝菊花茶,不管在什么地方,什么情景。

凌晨一点的钟声将我的回忆嘎然打断。是的,要是这样的回忆继续的话,恐怕我一整晚都不能入睡了,我要去睡了,明天还要工作。还要经营我们的公司。
早上来到公司,秘书说今天有个客户,已经预约了的。
刚说完,一个人便敲门进来,是言拓,在酒吧见到的那个!
“你是?白冰,白经理?”言拓第一句很惊讶得问。
“怎么,有什么奇怪吗?”
“没什么,看来我们是有缘了,今天来和你谈生意,你总不能将我拒之门外吧。”
“不会,怎么会呢,我白冰从来不拒财的。谈谈吧!”
“我们公司新开发一个游戏软件,想推广到市场。我看过你们公司在几年前做过的那个游戏软件广告,很有创意。所以选择你们,合同资金方面好说,我们要的就是好的创意,能将我们的游戏更好的推向市场。”
“好的,那说说你的游戏产品吧!”
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很快我就接了这个活。谈完生意,言拓请我去吃饭。这次我没有拒绝,或许说找不到更好的拒绝的理由了。
“言拓,中天公司营销部经理?”我第一次从工作之外这么和煦的打量身边这个男人。
“对!我们曾见过面的!”
“怎么,这么个软件推广,竟劳烦您亲自出马。”
“可能是老天知道我要见到的是你吧。所以派我来了。”言拓笑着说。
一边吃饭一边随意得聊着。或许真的就是缘分吧。实际上,要不是因为他们营销部主任休了长假,要不是因为言拓十分看好这个游戏软件,或许他不会亲自出马来找一家广告公司的。
饭后,言拓说送我回家,我回绝。

工作上的事情还要慢慢来,这样一个广告设计,可能要花掉很长时间,从接了这个活一周来就都很忙了,员工们的设计总是会有一些漏洞,而这样一个大活,往往我会亲自来做。要求更好的创意,最好的结果。
这样的前期准备大概有一周了,基本的思路构想已经差不多了。

今天晚上我想轻松一下,所以放下工作,去了酒吧。
或许不只是为了轻松,因为今天这样的日子,我安静不下来。
侍应生已经知道我要什么了,不用问我,就竟自端来一壶乌龙茶。今天周四,5月12日,否则我不会破例在周四来酒吧喝茶。
去年的今天洋离开我,整整一年的时间了,在这一年里我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。开始半年的无所事事,整天迷离的样子,直到这半年多来,我找到了另一种方式表达,我的心态才趋于平和,那就是这半年来的空无思想和养成的习惯,咖啡和酒吧里的乌龙茶。
灯光的迷离是我适应的,随着那首悠扬阴郁的歌曲,一年前同样是这个酒吧,同样是这首歌,今天是巧合还是故意。《想起》这样一首歌,却让我的视线模糊,让我的眼泪第一次这样毫无顾忌的流下来,像是天边含泪的云朵,毫不被老天眷恋,所以落下眼泪。
总是没有想到原来喝茶也会醉的,深夜出了酒吧,将车子开到海边。
酒吧里《想起》的歌词在头脑中时时回转:“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,泪水化成云霞满天,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,就让情依旧梦能圆。我们在不同的世界,想着每一次的误会,好想再一次依偎你身边,偏偏你有千里远......”

那一天,我们的公司第一次赚到三十万,也是一个大型的网络游戏广告。我和洋像疯了一样,那几乎是我们公司运营半年来第一笔。盈利。
于是在我的建议下,我们两个去了这家酒吧。我们要了上千块钱一瓶的红酒,我们太高兴了,为了我们的快乐,我们有理由这样挥霍。随后酒吧响起《想起》这首歌:“回到相约的起点,在这我对你不了解,以为爱得深就不怕伤害”。是洋为我点的。洋说歌词很好,音乐也很好,让他回想起了我们的大学生活,想起了我们曾经的喜怒哀乐。我听着歌,喝着红酒,在这样的酒吧,闪烁的灯光,游动的人群,都是快乐,一如我和洋的快乐一样。
伴随着我们两个人的回忆,伴随着我们两个人的快乐,两瓶红酒已经被我们喝光了。
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,那么我一定不会要求洋去酒吧庆祝我们的快乐。如果我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那晚我一定不会要求洋和我喝红酒。

当洋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,我的头脑已经完全清醒了,昏迷十几个小时已经清醒了。躺在病床上,我的腿稍微动一动就会很痛,被告知洋被推出手术室,我极力要求去看他。因为我知道我的腿已经伤成这样,坐在驾驶位的洋一定是有生命的危险的。
来到洋的监护室,才看到他的头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,医生说他刚做过手术,还没有度过危险期。看着他的样子,我的眼泪就已经流泪下来。
我想就这样看着我的洋,等他度过危险期,可是我自己的身体也是很糟糕,被医生强行脱离开监护室外,送到自己的病房。我的心已经冷到了几点,我唯一想要得就是,洋度过危险期,至少还能活着。其余的一切我都不想要,我只要我的洋。
随后的一天医生来到我的病房,将洋的情况一一和我说明了,因为我和洋都没有别的亲人,洋的情况只能和我说,尽管我现在并不适合听到这样的情况。
医生说,洋的生命很危险,一直昏迷,已经两天了,对于本来就伤势很重的洋来说,昏迷无疑是最危险的同样也是医生们最无能为力的一关了。
在我的请求下医生同意我去洋的病房,或许他们也在想,我或许能让洋睁开眼睛,或许能让洋从昏迷中醒过来。
看着洋的样子,我怎么不哭,怎么能不掉眼泪。
“洋,醒醒好吗?你起来和我说话啊”
“洋,我还活着,你不能抛下我,你醒过来,好吗?我求你——”
我不停的在洋的身边念叨着,回忆着我们的点点滴滴。
“洋——,你还记得吗?你说过,以后我们要赚好多的钱,结婚去巴黎度蜜月。”
“洋——,你还记得吗?你说过,给我最美好的生活,让我做最快乐的天使。”
“洋——,你还记得你说过吗?你最爱吃我煎得荷包蛋,总是蛋青裹着蛋黄,你说这样的手艺,你要享用一辈子。”
“洋——,我还有好多的手艺你还没有尝到,你说话算数。一辈子还好长呢,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有好多没有办到,你快醒来,你不能就这样离开,这不像你,你给我的诺言都是会实现的。我们还没有去巴黎,我还没有成为最快乐的天使,我煎得荷包蛋你还没有吃够一辈子,洋,我不放你走!”
我就这样不停的说着,回忆也好,埋怨洋也好,不管怎么做,只要他醒过来就可以,我不停的说着,或许我说的话都不再经过大脑了,只是机械的念叨着。
“洋,你醒醒好吗?你要是就这样睡去,我也将会这样陪着你,你走了,我不会自己一个人留在世界上,洋,你听见没有。”
我不得不这样说,我已经说了好多,我只想让他醒过来,可是他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,是的,洋要是走了,我不会还留在这个世界上,在这个世界上,他是我唯一的依靠,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,不管是人间、天堂还是地狱。
就这样我累了,趴在洋的床前哭着睡去,梦中我感觉到一只手抚摸我的头,我醒来,看到抚摸我的头的是洋的手,他醒了,他真的醒了,我想要去叫医生,可是被洋的手拉住,
他用缓缓的声音说话:
“不——要——去......,”
看着他的样子,努力支撑着呼吸。
“冰,我要走了,你好好活下去,答应我!!”洋的手开始握紧我的手,用他所能使用的所有的力气。
“洋,你......”
“答应我,否则――我死了都——不会――安心。”
“洋――。好!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。你不要死!!求你——!医生――――医生――――”我撕心裂肺的喊着。
“冰——,我不舍得离开你,可是我做不到了,对不起。冰――,我―――爱......”
“不―――,洋,洋,你不要死,你不要死,你说你舍不得离开我的,你回来,你回来,洋,不要死―――。”
这样的打击我该怎么接受呢?我的意识开始模糊,眼前开始变得漆黑。
我慢慢醒过来,叫着我的洋。
医生走过来:“我们已经尽力了!其实他醒过来就已经是奇迹了,还说了那么多的话,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了。”
我无语,静静的闭上眼睛,只是不像让眼泪再流出来。心痛好像是滴血,眼泪就变得牵强了。
是的,要不是我最后说他走了,我要和他一起去,或许他会就这样睡去,他醒过来,却是给了我一个最痛苦的结果,就是答应他不能死!答应他活着。他用了最后一口气来让我答应他活着,我知道他是爱我的,所以他不希望我和他一起去死,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在没有他的世界里活着,我本就已经生不如死了,我做不到我答应他的。在两个世界里的人,我怎么才能换回记忆。

在海边,我哭了,第一滴泪落到手上,就像是雷雨到来前的第一滴雨点。一年了,今天,我要痛痛快快的哭。
深夜的海边。空旷的大海。
“洋―――我想你。”
“你听见没有,洋.....”
同样在飞机事故中丧生父母的你我,在大学因为一个广告创意走到一起,我们彼此依靠,那么多的誓言你都一一给我实现,可是为什么如今你竟舍得留下我一个人。
我们走到一起是爱惜,是可怜,是同情,可是我们之间的爱在大学四年却一刻刻加深,或许老天还是照顾我们的,在我们失去亲人的同时,在我们接受磨难的同时,却给了我们无比的聪明和无比美丽的容貌,而在我们光华的外表下,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背景,我们在学校出尽了风头,金童玉女。一切美妙的语言我们都一起承受,只是只有我们彼此知道彼此的伤痛,而我们也知道我们该怎么维持自己的爱情。的确我们的爱情被任何人羡慕着。
的确没有人相信我们会分得开,直到那场车祸。

又是深夜,我还能怎么样,今天就这样子,在海边,对着大海,倾诉我的苦,我只是不想回家,不想回忆。坐在海边,抱着自己的双肩将头依在自己的腿上,只能啜泣,对着大海。对着自己的心!
深夜的海边,透着寒意,透着神秘,透着一丝丝的或许是恐惧的东西,但是这些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,在我的视觉里,在我的感觉里已经没有恐惧和害怕而言了。
一年来的生活,我只是为了思念而活着,或者说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。
我的思念如同涨潮的海水一样,汹涌着,同样冲蚀着我的心。黑夜,我将怎么样,才能不去想你,我的洋。
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,我不会答应你自己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你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寒冷。
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,相依为命的大学生活。一切都让我们振奋着。同样用坚毅和阳光换来美好的生活,可是为什么,老天却这样对待我们,难道我们受的苦难还不够吗?
洋,我的心怎么能平静,我们刚刚要过我们想要的生活,可是为什么。老天这样安排,难道我们还不够苦,难道我们所遭遇的还不过多吗?

夜风伴随我的抽蓄,也奉伴随着我凌乱的回忆将我带到了凌乱的从前,这样的夜里,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度过,这样的回忆已经不能段子,有的只是像玻璃落地时的碎片一样。
哭得累了,对着大海,对这深蓝的天空,坐在那只是不想回家。家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。
“你是谁???”突然一只手伸过来。
“哭累了,那就歇歇吧!”
是言拓,他递过来的是微微泛着白色的手绢,在微澜的月光下,那白色是那样的刺眼。
“不用你管,你走开。求你!!”我带着哭腔说着,我不想被打扰,即使是一个没有恶意又绝对友好的人,这样的夜,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的待着。
言拓并没有离开,而是躯身坐在离我有一米远的岩石上,同样望着深蓝色的大海。
“白冰,其实我早就认识你的,我们是同一所大学毕业。我低你一届。那个时候你和金洋在学校出尽了风头。我有多么羡慕你们,尤其是那次广告创意之后,我喜欢上你,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不管在谁的眼里,你和金洋是不能分开的,那似乎是在那个时候那个学校里,唯一每个人都确定的事情。
我断了想法,但是却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喜欢不上别人。直到半年前在酒吧看到你,可是我那个时候并不确定是你,只是觉得你和白冰很像,你的忧郁你的忧伤的眼神,似乎离大学时候的白冰都有千里远。可是我还是静静的看着你,每周五的晚上,不想贸然的打扰你,因为知道你那冷冷的眼神,似乎在排挤这世界的一切,尽管我知道我不应该打扰你,可是半年后我还是贸然的想请你喝杯菊花茶,可是你并不赏脸。你的目光那样的坚定。
直到那一次和你谈广告我才确定了你原来就是那个白冰。可是你变了,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。你的忧伤,你的心好像都掩盖起来。”
“从你的员工那了解到你的洋因为那次车祸离开你,从此你就不笑了。”
“那又怎么样,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”听着言拓的叙述,就好像我们以前就认识一样,可是并不是那样,在经历了这多以后,在将近八年以后,让我来回忆一个根本不曾在我的脑海里有过记忆的人好像不太可能。而现在他到底想怎么样呢?
他站起来,慢慢来到我的跟前。
“你说,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他用他那有力的双手将我拽起来,摇晃着我说。
“你应该走出来,难道你这样子金洋就能活过来吗?”
“你以为,你这样子,金洋在天堂就会安心吗?”
“你以为你爱他,可是你知道吗。他要是知道你这样子,你以为他还能安心吗?”
“好了,不要再说了!!”我声嘶力竭的喊,然后起身离开。

大雨似乎是伴着心情而来,还是老天再不想留住那片云彩,从海边走到车子旁边,满身淋透了雨水,言拓跟在我的后面,我何以顾及他,他以为他是谁?他以为他可以说服我吗?他太自以为是了!我白冰的心,我白冰的抉择除了金洋没有谁可以改变!
来到车子旁,我已经被雨淋得不成样子,开着车疯狂的前行,像是醉酒,在雨夜。何必在乎生死,这一切都不属于我。
第一次回家没有写日记,没有思绪,倒在床上就哭,哭累了就睡,睡醒了还哭。反反复复这样几次,直到早上要起床,我才知道我已经起不来了。身体不服我自己使唤,老是发抖,昨天淋雨,回家又没有洗澡,感冒了,强起身拿起电话给秘书说今天感冒不去上班了,秘书连忙问用不用过来照顾我,我说不用,挂了电话便又倒在床上,什么都不想做,也不想吃药。
刚刚沉睡过去,是沉睡还是昏过去我自己也不清楚了,门铃声把我从梦境中叫醒,我不想起身,谁会来我家呢,管它呢,可是门铃却响个不停。艰难的起身来开门,眼前进来的竟是言拓。
“我刚从你公司过来,听你秘书说你感冒了,过来看你。”
“我没事。”
“没事,看你这样子怎么能没事。去医院!”他用命令的口气说。
“我说没事就没事,就算有事情我也不去医院!我不会去医院的.....”我开始觉得自己的声音正跟随着身体一起倒下去。
但是我被一双有力的手环住,横抱起来,我想挣扎,但是没有丝毫的力气。我又回到了我的床上,开始了我的昏睡。
“白冰,白冰。”
慢慢我睁开眼睛,身后被垫子垫起舒服多了。言拓在做着这一切,而我没有力气不服从。把我扶起后,言拓去了厨房,随后端过来一碗稀饭。
“喝点稀饭,然后吃点药。”他以命令的口气开始说话。同时端起碗拿起勺子,开始喂我吃稀饭,这样的情景像极了我和洋的生活。每次我生病洋都是这样对我。这一次我不想拒绝,吃了一口到嘴边的稀饭。
“言拓,稀饭里你放了菊花。”
“是啊,我看你厨房里正好有菊花,菊花去火,我以前感冒母亲总是煮这样的稀饭给我吃。”
我不再言语,只是一口口吃着稀饭,吃着吃着,我的眼泪就开始落下来。
“白冰,你怎么了,没事情的,吃完饭,再吃点感冒药。睡一觉就不会这么难受了。”
我点头,其实我的眼泪又怎么会是因为这感冒呢。菊花或许当茶喝我再不想因为它牵起往事,我避免的其实是用什么方法都忘记不了的东西。而菊花换了方式,或许我才可以入口。我难以形容这样的感觉,所以我开始落泪。
吃完药,开始睡去。好像是睡了很长时间。慢慢醒来,觉得头脑和身体都轻松了很多。但是还是觉得乏力,有点口渴,刚要起身去倒水,却看见椅子上熟睡的言拓。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。然后倒了杯水来喝。静静的看着言拓,总有一种感觉,他有点像我的洋,神态里的那种坦然和清澈。
言拓就这样照顾了我几乎是三天三夜,开始时一直高烧,昏迷似的,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就是不想去医院,不管言拓怎么样。我痛恨医院,洋是在那里离开的。恍惚中听到言拓给他医院的朋友打电话,问我这样的情况吃什么药好的快些,我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言拓,我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。
看着言拓,想起洋。或许言拓真的很让人感动。从半年前的菊花茶,从前天夜里大雨的路上,一直跟随我车后,直到我回家;从如今的悉心照顾。老天眷顾我吗?如果可以,我希望他是洋的化身。我只想找到一个替代就可以,可是这样对言拓公平吗?
言拓醒来,看到身边的毯子,然后看到我。看我醒来,他好像是舒了一大口气,过来摸摸我的头已经不烫了,接过我杯子。
我对他笑!
“怎么样?好些了吧!?”
“好了。”
“嗯!”
“再给我到杯水,好吗?”
言拓拿接杯子转身,过了一会儿,言拓拿过杯子递给我。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喝。
“是菊花茶,第二杯水泡过的。”
“对!”
“我和你说过我不喝菊花茶的!”
“那你真的不喝吗?”
“你说呢?”
“你很喜欢菊花茶,不是一般的喜欢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第一,你家的厨房里有菊花茶,还保存的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个爱喝菊花茶的;第二,你吃菊花煮的粥没什么反映,应该对菊花茶不反感的;第三,你第一口就能喝出这杯菊花茶是第二杯水泡过的,可见不一般了。”
“言拓,你还真聪明,要不人家都说中天公司的言拓是出了名的。”
“可是,你为什么说你不喝菊花茶呢?”
既然言拓要问,那么我就说吧。于是我把我和洋的一切告诉了言拓。包括洋给我惯出的毛病,就是喝第二杯水的菊花茶。包括我为什么每周去酒吧,为什么不喝酒不喝菊花茶,包括那夜为什么会哭得那样的伤心。
一切都说出来,我压抑我自己,我不敢碰和洋有一点关系的东西,我尽量避免的,其实是我永远都避免不了的问题,或者说我只是想逃避。
“白冰。”言拓叫着我的名字,揽我入怀。
他的怀抱那样的温暖,那样的宽阔,像极了我的洋,一切都是不公平的,我自私,自私的来用利用来满足自己对洋的想念。

上班几天后,又见到言拓,那个游戏软件的广告设计已经做好了。言拓看过之后很满意。
接下来的就是广告发行,广告很成功,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他们的这款游戏软件销售就已经创下了公司纪录,街上的人们还都在念叨着广告词。无疑广告在其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言拓又来我们公司,邀请我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庆功会。我说不太好吧!言拓一再要求,我就答应了。
那晚,言拓穿这一身的黑色西装,举止和谈吐都很潇洒,看着他和一个个业内人士的交谈,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享受。盛大的宴会,言拓就是主角,一个绝对潇洒的主角,就像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那样,单身又有风度,气质不凡,很多人对言拓的感觉可见不一般的,尤其是女人。但是我没有想到的事,我会成为宴会上每个女人羡慕的对象。言拓发言的时候,提到我。尔后的钢琴曲他说送给我,看着言拓走进钢琴,我没有想到言拓竟会弹奏钢琴。一首悠扬的《我心依旧》将我埋没。
那一刻时间会凝固吗?
那一刻或许我真的就会爱上言拓。
可是,不是的,我爱的依然是洋。
宴会结束,言拓送我回家。
车上两个人都沉默,言拓或许再等着我说点什么!
“言拓,我知道你对我好。可是我无法忘记洋,有时候我可能将你当成洋了,我往往会有那样的错觉,可是事实上,你毕竟不是洋。”
言拓面色还是那样的平静,我接着说。
“我不可能爱上你。不管你对我多好。”我说的是事实,我只是不想欺骗言拓,因为我最明白我心里想的。他太善良了,可以找到更好的,我不想害了他。
“把我当成洋,不好吗?就算是错觉不好吗?”言拓突然脱口而出,这是我的错觉吗?他竟这样说。
“可是……这样对你不公平,而我也确定不了什么,对我来说这样或许只是堕落。”
言拓突然停下车,这一刻,车内没有丝毫的声音,一切都像是静止。
“白冰,我爱你,从大学见到你的第一眼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你了,你以为我不想去改变吗?你以为我一步步退让,是在开玩笑吗?如果不是因为太爱你,你以为我可以一步步退吗?金洋在的时候,我没有机会,我认了,我这样一个人生活也很好。可是现在金洋走了,我本以为我可以有机会,可是,我错了,我还是没有机会。但是我爱你,不管怎么样。我想和你在一起,做朋友或是做夫妻。我只想和你一个人交往。对你,我无从放手。”
“言拓,对不----”
言拓听到了,他或许是疯了,我的话还没有落声,他的吻已经逼上来了。让我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。就这样被言拓的吻侵蚀着,或者也在慢慢侵蚀着金洋的位置,哪怕只是暂时的一刻。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必要。
言拓松开我。
“对不起,白冰。”
“送我回家好吗?什么都不要说。”
回到我的家,我没有邀言拓上楼,我不想让他扰乱我的心志。或许是老天在刻意安排,突然间的狂风像是要吞噬一切,弥天的沙土掩盖了前面的道路。
言拓只好和我回家。
进了屋,言拓去厨房倒了菊花茶。我一杯,他一杯。
同样的情景,不同样的人。
我不可抗拒,或许也是无力抗拒。
在这个世界上,难道我爱的不仅仅是金洋吗?谁知道呢。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年。我已经答应了言拓嫁给他,或许他应该是我的归宿,可以让我躲过我的余生。或许有了言拓我能慢慢忘记金洋在我头脑中的记忆。
那天言拓陪我去试婚纱,白色的婚纱,席地的尾摆,美丽极了,也漂亮极了,试了婚纱,照了结婚照。走出来,看着明媚的阳光,还是这样的和煦。
“冰,谢谢你,肯嫁给我。”
“言拓!我会好好的对你的,我会尽量忘了洋。”
“冰,我爱你!”
听了我说的话,言拓高兴极了,像个孩子,这是有史以来我第一次和他说我会尽量忘了洋。看着他那蹦蹦跳跳的样子,哪像是快三十的人,又那里像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。
言拓跑到我的前面,转过身来,等我走近了他。静静的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了爱,看来他今天真的是很开心。

“言拓,走开!!”我冲过去,用最快的和全身的力量把言拓推向一边。尔后一阵急促的刹车声。
“冰——冰——”接下来听到言拓声嘶力竭的叫着我名字,我努力想睁开眼睛,但是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我的周围慢慢聚满了人群,之后便是救护车的声音,我的意识似乎还是清醒的。
“冰,你醒醒,不要睡。”
言拓就在我的身边,手不停的该给擦拭的应该是顺着脸颊留下来的血。
我慢慢争开眼睛。
“言拓,你——没——事——吧!”
“冰,我没事。”
“那—就—好—,言拓,对不起,我不能去参加婚礼了。老天——不——让我去了!”
“不要胡说。能的,一定能的。这只是一场意外,你坚强些。你说过以后天天叫我泡菊花茶给你喝的,你怎么忘了,你说了我的手艺和金洋有的一拼的。冰,你答应我的——”言拓的眼泪不停的滴到我的脸上,或许在疼痛之外我能感觉到就是言拓眼泪的温度。
“言,对不起。我——可能——要去见金洋了,他在天堂一定——很寂寞,我听见他在叫我了,言,我要走了,对不起。”
“不,冰,我不同意———,你为什么要替我挡车子,我宁愿走的是我,冰,不要离开我——。”
“就——当——从没有——认识——过——我。”
言拓哭泣的声音渐渐消失,后来的声音我已经听不见了,我的意识在慢慢消亡,听到的只是金洋的声音越来越近,他的双手正在迎接着我。

老天从不眷恋含泪的云朵的,所以天空会下起雨来,就如同人的眼泪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TAG标签: GH KL ab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