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菊花茶文学 >
栏目列表

半盏菊花茶

来源:今日早报 作者:桑飞月 发表于:2009-11-09 10:15 点击: 查看评论
  这年,我带给祖父的,除了紫砂壶,还有杭白菊。

  秋日,去乌镇。我能想起的,是电视剧《似水年华》里齐叔的半盏菊花

  一张老旧的藤编竹椅,一季又一季的暖阳,齐叔坐在小院子里。旁边的木凳上,放着他呷了几口的菊花茶。那紫砂壶的壶嘴儿处还冒着白气,齐叔的往事,就全都氤氲在这小白菊淡淡的清香里。

  齐叔说,在这古老的镇上住一辈子,就像住了一天。是的,人虽走,茶未凉,那菊花茶还是热的,仿佛多年前的那半盏。齐叔用一辈子的光阴,用同一种姿势,终于等来了心中的那个人,似乎让人欣慰。而我常想,这人的一生,不知有多少时间是用来等待的……

  我很少喝茶,觉得茶是寂寞之 人的伴侣,呷一口,可以蔓延许多时光。他们的思维在这时光里穿梭,滞留,或茫然,也许只是等待。而花茶,则可能是另一番心事。

  祖父喜欢喝茶。每年春节,我们都会从各自所在的城市给他带回一些茶,龙井、毛尖、铁观音。为了喝茶,他还专门买了一只紫砂壶,一只让他很得意的壶,据说物美价廉,只花了10元钱。只可惜,这只被祖父看作宝贝的壶,一不小心被活泼好动的小弟打碎了。祖父很是伤心,但他却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嗔怪小弟:“罚你长大后,一年给我买一只紫砂壶。”而此时,小弟只有6岁,他嬉笑着,并不理会自己犯下的错。我说我买吧,妹说她买吧,争执中却看见祖父在一旁笑,怕是一些心思得逞:谁买谁就得随同它一起回来,因为这东西可不能随便邮寄的。

  这年,我带给祖父的,除了紫砂壶,还有杭白菊

  祖父喜欢我们都在身边时,从事他那隆重的茶事。冬日的午后,门外飘着雪,祖父温一壶水在小火炉上,边温边给我们讲述那些不知讲了多少遍的陈年旧事,虽然旧,一页页泛黄,但似乎还有味道,因为其中不乏父亲小时候的调皮事。听到某个细节时,大家就会笑,一笑,祖父就很得意。而此时,祖母则在旁边打盹。

  祖母的盹会在水咕嘟咕嘟冒白气时醒来,然后,她忙着去找热水瓶,而祖父则会泡一杯菊花茶,端到祖母面前:“菊花茶,养颜美容的,给你喝。”祖母羞涩地笑,并不接,低头看了一会儿,说:“真好看!”

  今秋,我至桐乡时,小白菊正开得灿烂如雪,大茶室的服务员在讲解菊的好。我打电话给祖父,说我在桐乡,再买些杭白菊吧。他说:“我的菊花开在杯子里,一月开一次,开到雪花飘。”我以为他嫌上次买得少了,就说,这次多买些。祖母似乎听到了,抢过话头说:“他浪费,一杯茶,他往往喝不到一半就迷糊到梦里去了。”我听到祖父对祖母的辩解:“剩下的半杯,给你留着看花的。”

  我能想象到,那半盏茶,是在履行着什么使命。祖父和齐叔很相仿,他也会把一个愿望,藏进一只紫砂壶里;让绵绵的等待,绽放在一杯菊花茶里。只是等待的结果不同。而祖父的等待似乎更加绵长……

(责任编辑:admin)

TAG标签: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